滇西胜境的守护神(三) ——普达措国家公园森林管护人
发布日期:2018-03-27 栏目:活在当下 点击数: 加入收藏

滇西胜境的守护神(三)

——普达措国家公园森林管护人

卢雅琳

纳帕海自然保护区的湿地实验地,这片湿地的修复是保护区工作人员们的心血。过去两年内,这片区域不允许任何非野生动物进入,牧民们可以按约定时间进入割草,用于喂养牦牛。目前这里是湿地保护做得最好的一片区域,今年还会有另外1000多亩的实验地采用同样的方式进行保护。

普达措国家公园森林管护人.png

普达措国家公园美景                    资料图片

图为云南迪庆州德钦县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监测站。香格里拉至德钦的公路边有一个入山口,从这里走到监测站需要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山中徒步3.5公里。白马雪山保护区有28万多公顷,在2013年前约有40至50名护林员。天保资金撤掉后,保护区内仅剩2名护林员,保护区外的滇金丝猴栖息地还有1名护林员。对于护林员来说,该区域的森林保护工作异常艰巨。护林员会针对不同区域有不同的分工和路线,每天需要徒步十到二十公里。如果要深入保护区,需要徒步5至7天才能进入最核心的原始森林。生态监测站的提布站长和护林员农布表示,日常巡护工作中最紧缺的是羽绒服和冲锋衣,尤其是冬季巡山。政府通常只发放普通外衣和劳保军鞋,且从2014年起也已停止了发放

普达措国家公园森林管护人2.png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监测站               资料图片 

在滇西北原始森林地区,放牧是当地居民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但过度放牧会造成天然草场退化,牧场不得不向森林索取生存空间。当生态保护成为一个时代热点,寻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变成了每个人都需要探索的新话题。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内有9000多人居住,有些村的集体林还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目前保护区也在规划如何合理地进行牧民搬迁。图为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的U形谷内牧场 

普达措国家公园森林管护人3.png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                      图片资料

从香格里拉县城出发通往普朗铜矿的中木路边牧场内,当地牧民正在照顾出生不久的小牦牛。村子里大多数人还是以青稞种植和牦牛养殖为生。作为迪庆藏区的传统产业,林牧矛盾曾经是影响森林生态系统稳定性和发育过程的主要原因之一。天保工程后,以可持续旅游和可持续森林经营(林下产业发展与转型)来实现环境和收入的相互增益,成为当地人们关注和探讨的主要问题。

普达措国家公园森林管护人4.png当地牧民                      图片资料

吉念村的老人回旧址割牧草。4年前政府修电站,村落旧址变成了小中甸水库,村子生态移民到了海拔更高的地方,政府以每亩1.6万元的价格进行了补偿。现在村里放牧的人不那么多了,许多人转行做起了旅游相关的营生,比如农家乐和银器展示。解决好转产转业农牧民的长远生计问题,是当地还在探索的话题。

普达措国家公园森林管护人5.png藏族大妈                      图片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