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发明了一种罪名,因太奇葩连隋炀帝都将其废除
发布日期:2018-07-12 栏目:考古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 赵亮

商鞅发明了一种罪名.png 

资料图

在中国古代的王权社会,国君治理国家往往有两种模式,礼治或者法治。礼治其实就是人治,也就是靠人的善恶来决定一个人的罪名。正如《论语》所说:为政在人,官吏做好榜样,百姓就会跟着效仿。

但是到了战国就不一样了,大征之世交战不断,靠礼治根本就玩不转,别的国家军队打过来,你跟百姓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上阵杀敌,没人会听你的。

 所以战国七雄纷纷开始变法,希望通过一套律法来让所有人都遵行,所谓令行禁止,这样才能集中全国的力量与别国开战。当时最彻底的就是卫鞅在秦国的变法,怎么个彻底法呢?举个例子:秦法详细到连耕牛的瘦弱都要管,如果你把牛养瘦了,不好意思你得挨笞打。

也正因为规定的太细了,所以历朝历代都把秦朝称做“暴秦”,总结秦朝的灭亡正是亡于刻薄寡恩。刘邦建立汉朝后为了避免重蹈秦亡覆辙,专门修改律法,轻徭薄赋。

当然,后世王朝虽然嘴上说秦法暴虐,但其实也没有完全废除秦法,反而保留了不少,这其中就包括一项很奇葩的罪名—连坐。

什么是连坐呢?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犯了罪,亲属和邻居都要受牵连。这就是这个罪名的奇葩之处,可以想象一下,你在家嗑着瓜子晒着太阳,突然就被抓走了,罪名居然是:隔壁二姑家狗蛋杀人了。我想你心中一定是一万只草泥马万马奔腾。

连坐这种惩罚手段其实早在夏商周时期就已经出现了,但是把它列入罪名却是商鞅想出来的。什么要制定这么奇葩的罪名呢?这是因为当时没有变法之前,秦国的实力远远落后于山东六国,不仅如此,秦人当时好勇斗狠,自己人打自己人很厉害,但是上战场却不能调动积极性。

所以,商鞅就制定严刑峻法,通过连坐这种方法,让每个人都勇于公斗却怯于私斗,毕竟自己死了不要紧,但是连累家人那就得不偿失了。后来这种办法又用到了军队里,即五人为一伍,如果有1个人当逃兵,那么其他4个人就要受连累。

正是通过这种手段,原本实力弱小被中原诸侯看不起的秦国,骤然暴起,秦国百姓平常连打架都不敢,但是上了战场却个个如虎狼一般。后继的王朝一看,人监督人这个办法好,不用派那么多地方官就可以实现全国大治,就算出一个亡命徒,那他为非作歹之前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家中的父母妻儿还有七大姑八大姨怎么办。

秦朝灭亡后近800年,连坐这个罪名一直被历朝历代所沿用。虽然有利于君主统治国家,但说到底,这个罪名对普通人来说还是太冤枉了,毕竟自己啥都没干呀,干嘛也要受罚。所以有一个皇帝就看不下去了,决心废除。

谁呢?或许很多人猜不到,这位皇帝就是被骂了一千多年暴君的隋炀帝

隋炀帝继位后,定了一个中国历史上最大气的年号“大业”,以展示他的雄心壮志。同时下令修改《大隋律》,把连坐这个罪名除掉了,而且规定:就算是你造反作乱,也不罪及家人。按照隋炀帝的说法,罪不及嗣,连坐这个罪名太不人道,早就应该废除。显然,废连坐这件事从侧面也反映出,隋炀帝其实根本算不上暴君。

但是隋炀帝死后,后来的唐宋等朝代又把连坐给恢复了,因为这个罪对皇帝统治国家非常有效。《宋史》就记载了一个案例:江东民风彪悍,盗贼蜂起,剿都剿不过来,后来在各村推行连坐后,一人犯法全村都受牵连,最终实现了江东村民“莫敢犯禁”。后来的元、明、清甚至民国都在继续沿用这一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