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信装聋作哑成功,赵匡胤至死也未发现
发布日期:2017-12-27 栏目:史苑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赵亮

 杨信.png

相关资料图

“装聋作哑”,是形容一个人在不愿搭理某人某事时装出来的姿态,含有贬意。可就是这么一个带有贬意的“装聋作哑”,却往往被看成中国历史上官员在官场中自保的《葵花宝典》。此宝典灵吗?灵得很!下面就说两个中国历史上最会“装聋作哑”的经典人物,来加以印证。

宋朝开国不久,宋太祖赵匡胤就上演了一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借着酒劲,解除了帮助他黄袍加身的开国功臣和亲密战友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张令铎等人的兵权。紧接着,赵匡胤起用张琼担任殿前都虞侯这一重要军职。但仅过了两年,这位救过赵匡胤性命,且生性耿直的都虞侯,便遭人诬告构陷,落了个在牢中自杀身亡的结局。之后,殿前都虞侯这一要职,就由既没有军功,也没有救过皇帝性命的杨信担任。杨信上任后,不久便突患哑疾,口不能言。好在杨信有个贴身家僮能准确地“翻译”他的哑语,每当杨信入朝奏事或传令军中时,只需他打“哑谜”似的用手比划几下,家僮就能准确地把他的意思表达出来。如此一来,杨信虽然身患哑疾,却丝毫也不影响他对军队运转自如的掌控。于是,赵匡胤便更加信任杨信了,不仅没有因为他的“哑”,影响到他的官职,而且在第二年又授予他节度使一职,再后来,又将殿前司这种更高级的职位也授给了他,终太祖一朝,赵匡胤对对杨信的信任始终未减。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哑”了十一年的杨信,竟然在临死的前一天,奇迹般的“康复”了,并向前来探望他的宋太宗赵光义(赵匡胤之弟),声情并茂地表达了他对两朝君王知遇之恩的深切感念。

至此,宋官家才知道,原来杨信是在装哑,是为了避免重蹈其前任覆辙而装哑的。不过,宋朝皇帝对杨信还不错,并没有因此而追究他的“欺君之罪”。事实上,杨信“装”成功了,不仅“装”来了荣华富贵,也“装”来了大权在握,并得以善终。杨信是一个装哑成功的典范。不过,这一成功的典范却使正直敢言的精神蒙上了尘埃。

如果说宋朝杨信的装哑,是装得“成功”,装得“精彩”的话,那么,清代王文韶的装聋,就可以说是装得“圆滑”,装得“精明”了。王文韶历经了咸丰、同治、光绪三朝,在地方上做过按察使,布政使,巡抚,总督;在朝堂上当过尚书、大学士、军机大臣,可谓官运亨通,显赫一时。据李伯元《南亭笔记》记载,王文韶一进入朝廷的权力中枢-军机处后,就“耳聋逾甚”,也就是说,王文韶的耳朵越来越聋了。一日,两位大臣为一事争执,良久,仍相持不下。慈禧太后问王文韶有何看法,王文韶莞尔一笑,不做答复。慈禧追问再三,他仍笑而不答。西太后说:“你怕得罪人,真是个琉璃蛋!”他还是笑容可掬,并不开口。

很显然,王文韶的装聋,是在躲事避风头,首鼠两端谁也不得罪,以此来避免被同僚倾轧。也可以这样说,王文韶的装聋,是当时清朝官场圆滑趋避之风的一个缩影。但与九百年前杨信装哑不同的是,王文韶装聋却被人识破了,并因其极圆滑,被讥为“琉璃球”、“琉璃蛋”、“油浸枇杷核子”。不过,识破归识破,讥讽归讥讽,王文韶这个官却做得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只升不降。

由此可见,在独裁专制的政体下,官员要保命保官保富贵,就得装,就得像杨信那样作哑,就得似王文韶这般装聋,一句话,就得“装聋作哑”。如果还不够,为了活命,必要时还得装病、装傻、装疯、装死也在所不惜。譬如明成祖朱棣,还在当燕王的时候,为了在建文帝朱允炆的削藩过程中保命,就在大街上装疯卖傻。这一招,不但保住了他的性命,还在其后改写了明朝的历史。因此,“装”,也是中国官场上的一大特色。装好了,性命无忧,官位无忧,富贵无忧。反之,如果不装或不会装,干得再好,政绩再突出,一不留神得罪了上司,就容易被怀疑有野心;或者,一不小心触犯了同僚,则难免被猜测不安分。幸运一点,落个被罢官的结局;要是倒霉,说不定会身首异处,甚至满门抄斩。由是,中国古代官场就形成了蔚为状观的“装”文化、“装”技巧和“装”艺术。而且,在不同的朝代,或不同的时期,“装”,往往会风行一时。当然,也有不少的官员看着好像既没有“装聋作哑”,也没有“装疯卖傻”,但他们在事实上,却是哑着、聋着、傻着、病着、疯着的。譬如,被视为官场《葵花宝典》的“多磕头,少说话”的招式,就是一个生动的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