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静帝为什么要主动把皇位禅让于国丈杨坚?
发布日期:2018-07-03 栏目:野史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 赵亮

周静帝为什么要主.png 

影视资料图

话说周宣帝病逝后,继位的周静帝年幼,国丈杨坚摄政,掌握朝中大权。随后尉迟迥等人反叛,结果都被杨坚镇压了下来。

“末代皇帝”周静帝眼看大势已去,想到了一个关键词—禅让。

禅让,对于周静帝来说已是没办法的事,他明白身陷囹圄的自己要想活命,禅让是唯一的选择。当然,周静帝在禅让之前,还做了一件事,一件实事,一件试探杨坚野心的大实事。

公元580年12月,周静帝“任命”大丞相杨坚为相国,晋爵为随王,并且给他至高无上的权力:统辖百官,总理国家政事。为了让戏演得更真实些,他还“备设九锡之礼”来请杨坚上任。

这个时候,所有的“窃国者”都会选择以退为进的谦让。杨坚是位智者,自然也不例外,他以“不敢当”为由进行了婉拒,表示只能接受随王的爵位。杨坚谦让,周静帝就坚持,几个回合后,杨坚最后“不得已”才接受相国的封号。

周静帝是个聪明人,他当然知道杨坚的野心不单单是“相国”这么简单,终极目标是“皇帝”。他再不识趣去禅让,等待他的将是杨坚哪天冲冠一怒的“冲动的惩罚”。

公元581年2月,在一个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的日子,周静帝发表公开演讲,表达了两层意思:

一是表示自己年纪小,不能胜任皇帝这项技术含量颇高的工作。

二是表示杨坚天生就是当皇帝的料。

出人意料的是,对于周静帝的言论,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人就是杨坚。他表示自己无才无德却最红已经是个奇迹了,让他来当皇帝,他实在没有这个能力。

周静帝当然又要做“思想工作”了,接下来两人再次上演推让作秀的好戏。最后,杨坚发表总结陈词,首先肯定和表扬了周静帝大公无私的禅让精神,然后表示皇帝自己坚决不能当,最后表示可以暂时当随国的王。

当然,他这个随国的王其实和北周的皇也差不了多少,吃喝拉撒和一切福利待遇都和皇帝是一样的。

杨坚一日不当皇帝,周静帝就一日不能安宁。他充分发挥不灰心不气馁的优良传统作风,马上进行了第二次公开演讲。虽然论点还是老调重弹,但演讲内容更深情更动人,结束语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如果你(杨坚)不接受,我就死在你面前。

眼看这样闹下去就要闹出人命来了,杨坚总算来了个回心转意,含泪表示自己暂时代理皇帝一职,等找到合适人选再换贤人。

周静帝等的就是杨坚这句话,虽然打心眼里最痛恨的也是这句话,但在命运的面前,他别无选择。随后,他亲自提笔写了退位诏书,命太傅、杞公宇文椿奉着诏书,太宗伯赵炬奉玺绂,交给杨坚。

这一回杨坚没有再作秀,毫不客气地接过了诏书和玉玺。众人把早已准备好的黄袍披在他身上,一个新的皇帝,一个新的王朝,一个新的时代,一段新的历史诞生了。

这一年是公元581年,这个皇朝的名字叫隋朝,杨坚便是隋朝开国皇帝,年号开皇。

周静帝原本以为自己高风亮节的“禅让”定会感动杨坚,从而保全自己的性命,使自己能安安稳稳地度过下半辈子。然而,事实证明,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他想得太美,却死得太惨。

二月禅让皇位,五月便不明不白地死了。据说死因很多,有的人说是无名肿毒而死,有的人说是暴病而死,有的人说是郁闷压抑而死,有的人说是看破红尘而死……总之,死得不明又不白,死得稀里又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