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看到最后!南昌市长最后竟沦落到这个地步!
发布日期:2015-11-03 栏目:官场 点击数: 加入收藏

 卢芳燕

 

     李豆罗,1946年7月12日出生,江西进贤人。艺名“青岚农夫”。

 

 

年近七旬的李豆罗在田里耕作.jpg 

年近七旬的李豆罗在田里耕作                    资料图片

 

197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0年11月参加工作,中央党校在职大专学历。曾任南昌市市长、南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

 

李豆罗同志酷爱书法,擅长行草,书法作品多次荣获国际国内大奖,并被国际友人争相收藏,1998年被评为全国百杰书法家。

 

 李豆罗书法照.jpg

                      李豆罗书法照           资料图片

 

 

     2010年1月22日上午,李豆罗以南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身份在人大会上做完报告,4个小时后,他就回到家乡西湖李家,扎根下来开始筹钱搞建设。

 

    在他的坚持下,西湖李家五年时间内建成了景区,游客来参观的,是优美的乡村和过往那些逝去的农耕生产方式。

 

    从农民到市长用了40年,从市长到农民用了4小时。1946年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西湖李家的李豆罗,2001年被选为南昌市市长(后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0年1月22日退休前最后一次参加人大闭幕会,上午作完报告,雷动掌声中,他深深一鞠躬便匆匆离开,托运好行李,当天下午便和老伴回到了故乡。

 

    几年来,按照他“先村容,后文化,再产业”的建设步骤,西湖李家大变样——“房子修了一遍,道路铺了一遍,山塘水库挖了一遍,荒山绿了一遍,旱地整了一遍”。年近七十的李豆罗身体健康,心情畅快,用他的话说“现在的西湖李家是‘路上不断人、灶里不断火’,自己则是‘人生大幸事、天天待亲朋’”。话毕,李豆罗呷一口浓茶,拍拍身下摇着尾巴的黄狗,放声开怀大笑。

 

    长期从事过三农工作的他认为,城镇化的过程,并不一定意味着人口和产业的绝对空间转移,而是用城镇的生产生活方式和现代文明理念改变农村,最终在全社会逐步得到推广的过程。他在西湖李家开展的新农村建设就是一种“就地城镇化”的农村现代化道路。

 

   李豆罗首先操刀改善人居环境,重点在“屋”、“路”、“场”、“灯”四个字上做文章。首要举措是改善乡亲们的居住条件:“全村375幢房屋朝向同一,对这些房屋不搞大拆大建,而是修旧如旧。针对每栋屋的破损程度,采取‘穿衣戴帽’的办法进行修固,把人字墙改成马头墙,粉墙黛瓦,恢复历史上的徽派建筑风格。”如此一来,全村马头墙高低错落,一律的徽派建筑掩映绿林——没有树难有水,没有水难留人,几年来李豆罗带领乡亲们栽下50多万株树木,村庄呈现出“红石路、马头墙、碧水绕、满村树”的崭新容貌。

 

为了改变夜晚村民活动难的问题,他对村头巷尾、庭院广场进行了“亮化”,安装路灯近200盏,其中高架景观灯8杆,公共活动场所不亚于城镇。按照“车子进出村庄跑水泥路,村民在村内活动不走泥巴路”的要求,全村铺了近万米水泥路,供车辆分别在村中、村东、村西环村庄进出。村内则铺了12500米红石路,架设了5座红石桥,联通村头巷尾,方便乡亲活动,一年四季“走路不沾泥”。

 

李豆罗(右一).jpg 

              李豆罗(右一)                          资料图片

 

    春涝秋旱是乡亲们生产生活的极大困扰,打一场水利攻坚战势在必行,李豆罗先后组织劳力,加固水堤,清挖山塘,兴修水渠,疏浚排洪沟,还兴建了3个排灌站,同时对全村2900多亩耕地进行了田园化改造,使之形成“田成方,路成行,沟砌石,树两旁”的新格局——既提高了地力,又方便了管理,平均每亩农田比以前增产200多斤。

 

    为满足村民们文化生活需求,他设法建立村广播站、农家书屋,开通有线电视,恢复村民活动室,在村口造古戏台、红石广场,摆上各种休闲健身器材,村里一下火热起来。

针对乡间种植养殖等农业生产活动的污物影响,他借鉴在城市时的管理经验,实现城乡一体化管理机制,垃圾无害化处理,并聘请一些村民为专职保洁员每天清运。

 

 李豆罗的家乡.jpg

    李豆罗的家乡                                            资料图片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一位负责干部走进西湖李家时,对着乌岗山满山鹭鸟不由赞叹。李豆罗道出自己的思路:“华西村搞的是城镇化、工业化、经济全球化,西湖李家搞的是山水化、田园化、农耕文化。这里的水,舀起来就能喝,我这些鸟,钱再多买不来。”

 

在西湖李家转了五年,李豆罗每天兴致高昂,忙个不停。不过,他也有自己的遗憾,现在建筑还没扫尾,管理还没开头,文化还没做上去,产业也还没找对路。不过,李豆罗最不急的是赚钱,他相信再过5年后,西湖李家又是另外一番新气象。

 

 西湖李家民居.jpg

西湖李家民居                                         资料图片

 

    在建设乡村的五年时间里,李豆罗觉得是好苦、好累、好气、好欣慰。如村头挖出来的荷花池,因为冬天没钱修水利,结果去年夏天一场大雨就快溃堤,挖掘机开到了村头来堵,但大风大雨,村干部都想躲雨。

 

    李豆罗喜欢简单自在,喜欢天人合一的农耕文化。他也不认为时代发展的洪流会将传统的乡村吞噬,不过,他坚持认为,有生命力的村庄必须是有文化、有独特外在及内涵的村庄,“没文化的农村没有前途”。

 

能力大责任大,退休后的光阴依然可成为服务民众、报效祖国的舞台。李豆罗的返乡筑梦实践,是一位官员退休后发挥余热的个案,却又引人关注、为之深思:颐养天年的日子,同样可以做很多造福百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