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首位大学教授黄现璠,中国现代民族学奠基人之一
发布日期:2015-01-07 栏目:家族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许淼


黄现璠(1899年11月13日~1982年1月18日),原名甘锦英,壮族。“国际知名民族学家、历史学家、教育家”、人类学家和民俗学家。早年曾在北京师范大学专攻史学9年,后留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现东京大学)研究院深造。留学期间,经师友原田淑人教授介绍,结识当时滞日的中国学者郭沫若,时常往来论学,互受切磋之益。1937年11月从日本归国后,历任广西大学、中山大学、国立桂林师范学院、广西师范学院(现广西师范大学)等校史学教授,为我国“壮族首位大学教授”。曾先后兼任广西教育研究所研究员、广西大学训导长、中文系主任、图书馆馆长、广西师范学院图书馆馆长等职。


早年时期

黄现璠于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生。幼颖异,性向学,九岁开蒙,年十二,旁听私塾授业,所肄四书五经,皆能倒背如流,塾师惊闻奇之,许以免费就读,自此嗜学如命。然黄现璠少时丧母,家境酷贫,身栖茅屋,箪瓢屡空,无钱买书,只能借而读之。故黄现璠读书,益自刻厉,夜无油灯,则把卷读月下。某日黄现璠放牛在外,夜临牛归人无影,生父遍觅之,方于荒山坡上见黄现璠借月光持卷吟诵兴起,可见黄现璠劬学如此。而生父帮工砍柴,节衣省食,专饷于学。黄现璠常言:“余家道贫寒……生父送余读书,备极艰辛,”余自读书以至教学,对于学问孜孜不倦,实感动于余父艰苦恩爱之心情也。”年十七,为能续学,入赘富家黄氏,遵俗改姓换名,历县立高等小学、省立第三师范,凡5年。


曾任职位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黄现璠作为广西文化教育界唯一代表,当选为第一届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后改名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1954年后相继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中央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委员。先后被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任命为桂西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委员、广西省人民委员会委员。1957年7月,出席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在青岛举行的“全国民族工作座谈会”。1978年后,黄现璠相继当选为第一届中国民族学研究会(后改名为中国民族学学会)顾问、《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编辑委员会委员、第一届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学会顾问、第一届中国百越民族史研究会副会长、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为协助政府的平反冤假错案做了大量工作。由于黄现璠在历史学、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和壮学等方面卓有成就的开创性贡献,被学术界称为“壮学宗师”、“中国现代民族学奠基人之一”、“桂海学术泰斗”,被尊奉为“八桂学派领袖”、“无奴学派(又称无奴派)导师”,学术声誉名扬海内外。黄现璠一生从事高等教育,桃李满园,晚年曾创办漓江业余大学,任校长,开了中国当代民办高等教育的先河,为我国现代学术和民族文化教育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1999年11月,广西师范大学隆重举办“黄现璠教授诞辰一百年纪念座谈会”,会后编印《黄现璠教授诞辰百年纪念文集》和出版了《古书解读初探——黄现璠学术论文选》。现在广西师范大学和桂林中学分别设立有“黄现璠少数民族奖学金”和“黄现璠奖学金”。


大学时期

1926年,黄现璠闻北京师范大学在广西招生,告示整考三日,以三夜不睡之功应试,获录。是岁,负笈上京,入北师大预科埋头于学。课余则泛览经史子集,喜阅史部籍,好读《日知录》,尤为顾炎武经世致用学尤所心折,至有黄现璠怀治史济世,事教育为职,以振兴少数民族文化为己任之志,始终若一。越两年,入北师大史学系,受教于陈垣、钱玄同诸师。时以学资唯坚,黄现璠遂谋职助学,在肖一山先生所办“平中中学”教国文,历史数年,边学边教,文史学养根底,自深益固,卒业时,黄现璠即有两篇元史论文及与同窗合著鸿章巨制《中国通史纲要》三册相继问世。嗣因学有所成,黄现璠本科卒业后得以免试升人北师大研究所当研究生,师从陈垣治考据学,钱玄同治音韵学。三载深造岁月,终日身浸书海;纂录笔耕不辍,每至废寝忘食,以致有“苦读苦作一书生”(陶希圣评语)之评,钩沉发微之硕果,时所刊之《东北之历史考察》等五篇论文及出版《高中外国史》两册、《元代农民之生活》译著一册、《唐代社会概略》专著一册,皆为黄现璠此期劳作。陶希圣先生于书序谓:“民国二十年,我在师范大学史学系讲授中国社会史,这时,常和我讨论的一人就是本书编著者黄现璠先生。” 

黄现璠于研国史之际,又以余力搜阅西洋典籍,于中服膺美国新史学派开山大师鲁滨逊(全名詹姆斯·哈威·鲁滨逊)之说,渐置疑国史研究传统思维,欲以彼国之史学进化观,匡我之所不逮。是时,寇入国破山河碎,历史教育,尤关中华民族存亡,先生始留意调查研究中学通用历史教课本,继而托思干文,于是有《最近三十年中等学校中国历史教科书之调查及批评》一作、初以文呈钱玄同师,钱氏评曰:“观念进化,议论激昂.持之有理,点评中肯”,遂荐于北师大月刊揭载。而黄现璠平生治学,以“无权威、无顶峰、无禁区”为其宗旨,盖自此始。


留学时期

1935年冬,黄现璠告别寒窗苦读近十年之北师大,本欲浮洋赴美,投身美国新史学派门下,无奈学资无着,久闻日本西学盛,遂东渡扶桑,考入东京帝国大学(现东京大学)研究院,师事和田清与加藤繁俩导师磨砺史学。越半年,获广西省政府公费,攻硕士学位。留学期间,黄现璠于学,黾勉穷研,昕夕无间。时所刊之《北宋亡后北方的义军》等五篇论文及出版专著《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即为黄现璠此期矻矻于学之证。同时,又于问学之暇,时常探访在日学者郭沫若先生,一道探讨中国古代社会问题,颇受切磋之益。


抗战时期

1937年,七七事变起,抗日军兴,黄现璠毅然归国,操守志节,返回广西,一生事教,历任广西大学、中山大学、桂林师范学院等校教授,成为我国壮族第一位大学教授。先后授“中国通史”、“上古史”、“断代史”、“中国文化史”、“历史文献”、“历 史唯物论”诸课,相继兼广西大学训导长、中文系主任、图书馆长等职。抗战期间,先生应邀担任《国防周报》编撰委员,于该报辟《汉族对外抗战史》专栏,以笔代枪,把史为证,匡正时惑,唤醒民志,激昂士气。黄现璠满腔抗日热血,是时尽贯注笔端,书:“明代朝中人有惊倭寇兵刃之利,作战之勇,一如今日政府中主和派之庸俗,畏敌人飞机众多,大炮厉害。而不知彼之杀戮,无论如何惨毒;彼之武器,无论如何先进;彼之作战.无论如何勇猛,结果终将为我所灭。明代之事实如是,今日亦莫不然。”“中华各民族团结一致,齐心合力对外,抗战必将胜利,世若不信,可看不久之将来事实。”其爱国情热,浩浩正气,跃然纸上,抽筆承明,以振國人。而先生此期治学重心,为之一变,始转向社会生活史研究,以师授“说文”功底,周读注疏尽数卷,月撰一文,考证中外古今礼节饮食服饰风俗起源传播,求其演变沿革,务在疏通贯穿,成数十篇。


内战时期

内战期间,黄现璠冶学又为一变.专意从事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田野调查及研究,于大学假期,带领学生,放迹边区,跋山涉水,不顾安危,深入丛岭万弄、刀耕火种之地,考察民情,博采民风,搜集史料,数度进出,黄现璠达一年之久,与“蜷伏于荒山长谷之中,度其黯淡非人生活”之少数民族同吃同住,食不饱腹,夜无卧具。目睹苗民壮人生活苦不堪言,备受外族歧视压迫之状,黄现璠义愤填膺,秉笔直书,抨击时政,历数国民党当局强制推行民族同化政策之罪。又受西大学生会之邀,登台讲演,痛诋专制,疾声呼曰:“封建社会是家天下、国天下,今日演变成蒋家王朝党天下,大众要争民天下。”以致有黄现璠身背“左派分子”之名、险遭逮捕从而数次入黑名单之历。


调查经历

黄现璠在大学任教期间,1943年8月组织“黔桂边区考察团”,任团长;1945年4月,组织“黔南边民考察团”,任团长,多次率团深入黔桂两省少数民族地区展开广泛的学术调查活动,成为我国现代少数民族田野调查先驱之一。1951年6月任中央民族访问团中南访问团广西分团副团长(团长费孝通),深入广西少数民族地区慰问和调查。1952年3月,带领助手前往都安、东兰、南丹一带调查;1953年6月,在广西大学组建“桂西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文教局历史文物调查工作组”,任组长,带领调查组成员深入南丹、天峨、河池、罗城、忻城等地,先后访问调查了瑶族、毛南族、苗族、壮族、仫佬族等少数民族,收集到大量文物和史料。1956年8月,参与组建“广西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任副组长兼壮族组组长,实际负责全组学术调查工作,领导开展了广西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全面深入的少数民族历史和传统文化的调查,收集到一大批珍贵史料,为壮族社会历史文化的全方位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础,为广西民族研究所的建立创造了条件,为“八桂学派”和“壮学”的形成及其壮大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黄现璠自1951年担任中央民族访问团广西分团(团长费孝通)副团长以来,其治学重心转向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田野凋查和欠带队深入山区,做学术考察,收集史料。又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经常走访少数民族地区,视察民情,他的足迹踏遍区内壮、瑶:苗、侗;远及西南诸省穷乡僻壤。1956年,黄现璠受全国人大民委之托,协助筹建“广西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任副组长兼壮族组组长,实际负责和主持中国有史以来广西首次最大规模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工作,先草提纲,续搞试点;继而不顾年高,带领壮族组,一马当先,入壮乡,出瑶寨,过侗地,翻苗岭,访干家万户。搞统计,开座谈.作讲演,探史迹,理材料,撰调查,修报告,先生皆不辞辛劳,亲励躬为,故被学界誉为“20世纪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从事全面系统田野调查的先驱之一”。1953年,院系调整,西大撤销建制,黄现璠改教于新建广西师范学院(现广西师范大学)历史系,任院图书馆馆长职。于此执教近三十载,迄至去世,系现代学界终生在职教授之一。此后还相继兼任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委员会委员、第一届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理事、广西省人民委员会委员等职。


蒙冤受屈

1957年反右运动起,黄现璠以肝胆之心,恪尽全国人大代表之职,四处讲演,号召鸣放,为争取早日成立广西壮族自治区呐喊呼吁,从而蒙冤受屈,遭《人民日报》点名批判,以“地方民族主义者”、“两黄(黄现璠、黄绍竑)唱双簧,同反统购统销”、“史学观反动”等莫须有罪名,错划为右派分子,成为“中国历史学界头号大右派”。翌年2月,全国人大一届五次会议做出决议:“罢免了费孝通、黄现璠、欧百川的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职务。”接踵而至的“文革”浩难,黄现璠自然在劫难逃,受尽折磨。


开拓壮学

中年以后,黄现璠由博返约,致力壮学,穷积史料,殚研往籍,冥思孤虑,抉精指误,阐幽发微,奋其独见,深筑体系,如是者三十余载,终集大成,开一代风气之先。其所创“壮族土著说”、“侬智高起兵反宋正义说”、“铜鼓文化壮人建立说”,皆为后学宗之。而黄现璠魂系壮族,劳其心力,忍辱负重所欲号壮人者,又志不在此。尝言:“壮族若要立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当以推动广西民族文化教育事业,启发壮人民族忧患意识,提高壮民文化素质和凝聚力为要,而此尤需吾辈努力。”故黄现璠曾积极策划成立“广西少数民族联谊会”,倡议建制“壮族大学”,拟定“壮族史研究学会”设立草案,皆为此也。1957年,在周恩来总理的鼓励下,黄现璠将多次调查所集史料,整理成《广西僮族简史》一书出版。“壮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经济文化发达、历史悠久的民族。但在黄老之前,还没有一部自己独立的历史著作,壮族有自己独立的历史著作,自黄老始。因而,黄老不仅是是壮族人民的好儿子,也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子。”由此黄现璠有“壮族文化历史研究开拓与奠基者”盛名。 


文革结束后,黄现璠讲坛上雍,归读我书,潜心学问,操笔写志,继续殚精竭虑于壮族文化历史研究,穷半生之力,孜孜兀兀,没身而止,成《韦拔群评传》初稿三卷、《侬智高》初稿一卷、《壮族通史》提纲和部分书稿以及论文十余篇,又涉研他家,修改前稿,成《我国人民起居衣食生活之演变》初稿三卷、《古书解读基础知识》初稿一卷,凡二百万余字。其中以《侬智高》、《壮族通史》两稿,最使先生呕心沥血。前著出版后,专家评曰:“本书以丰富的史料,对广西历史上著名的壮族人物依智高及其起兵反宋的问题作了精辟的论述和深入研究,科学地评价了侬智高起义的性质和影响……”。《侬智高》是目前我国第一部论述壮族历史人物依智高的专著,它澄清了国朝近千年来一直被历代统治阶级诬蔑为“蛮寇”、被正统史家辱骂为“贼寇”的壮族民族英雄依智高的历史污名。《壮族通史》稿经门生整理补充合著成近七十万字宏篇巨著,出版后,专家评曰:“本书以丰富充实的史料为佐证,详尽地论述了壮族的起源,全面地介绍了壮族各个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的发展状况。它是目前我国第一部壮族通史,本书丰富了我国少数民族的研究成果,也为壮族史的研究提供了较新,较全的资料……”。该书荣获1987至1990年度广西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为此黄现璠有“壮学宗师”之尊。正如识者明确指出:在新中国成立后的“民族识别三个阶段的工作里,费孝通、黄现璠、夏康农……等20世纪中国人类学界和民族学界的名家。以及大批学者、民族工作者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正是基于全国民族识别工作的研究成果,国务院先后公布了中国共有55个少数民族,加上汉族总共56个民族。通过科学研究和民族自愿原则决定民族成分,成为中国民族研究工作的创举,同时也引起了国际民族学界的广泛注意,得到很高的评价。”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研究之用,严禁转载。

本网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地情影像网系信息发布平台,地情影像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