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一个狩猎部落——敖鲁古雅
发布日期:2015-01-07 栏目:探秘中国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杨思梦


敖鲁古雅为鄂温克语译音,意为杨树林茂盛的地方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位于呼伦贝尔市根河市最北部的敖鲁古雅河畔,,是鄂温克族最远也是最神秘的一个支系居住的地方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部落有中国最后一个狩猎部落,中国唯一的使鹿部落的美誉。

数百年前,敖鲁古雅来自更北方的西伯利亚,祖先就居住在外贝加尔湖和贝加尔湖沿岸地区。唐代称此属地为鞠国,清代史称鄂温克猎民住地为使鹿之邦产狐貂之地。1658年,沙俄侵占清朝领地,鄂温克猎民被迫从列拿河迁到额尔古纳河右岸地区,世代以打猎和饲养驯鹿为生。

敖鲁古雅猎民也被称为中国北方民族的活化石,一直到建国前,他们还处于原始社会的父系氏族时期。敖鲁古雅猎民一直在原始森林里面自由生活,他们伺养驯鹿,与外界几乎完全隔绝,并且这种游猎的状态一直持续至今。尽管,今天的猎民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

敖鲁古雅的生活                     资料图

据历史学家考证,鄂温克民族有索伦、通古斯和雅库特三个分支。其中,索伦族是农耕部落,通古斯是游牧部落,现在这两支鄂温克族大部分居住在呼伦贝尔草原上的鄂温克族自治旗。而雅库特人就是生活在敖鲁古雅的鄂温克猎民。他们在大兴安岭的密林中,靠打猎和饲养驯鹿生活,被称为“中国最后的使鹿部落”。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他们为何还保持着传统的狩猎方式?为何还在莽莽林海中牧放着驯鹿?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和传说?这一切,无不吸引人的眼球。

解放前夕,鄂温克猎民还处在原始社会末期的父系家族公社阶段。解放后,在政府组织下,使鹿鄂温克经历了四次移民:从深山老林里迁移到了额尔古纳市的奇乾乡、根河市西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满归北的敖鲁古雅乡,及目前根河市南郊的新敖乡。但前几次迁徙,鄂温克猎民都没有走出大兴安岭的深山,没有改变传统的狩猎和放养驯鹿的生产生活方式。

古老神秘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是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千百年来,他们绚丽多彩的神话传说,民俗文化都是靠祖祖辈辈口口相传,一代又一代对民族文化的坚守,沿袭至今的。他们最擅长的口传身授途径就是民歌。他们将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神话传奇化为歌词,配合他们原始的发声方式、悠扬旋律,在深山密林中不断传唱。

敖鲁古雅鄂温克是游猎民族,常年生活在深山密林,穿兽皮、吃兽肉。他们每到一处,就会砍倒十几棵碗口粗的松树,支起一个圆锥型的架子,再将四周用帆布围上,就成了他们的家,俗称“撮罗子”。“撮罗子”里很宽敞,在中间的蓬顶有脸盘大小的排烟孔,下面点着篝火,篝火上有一根横木,吊着铁水壶和铁锅,可以生火烧水做饭。在“撮罗子”四周的底下则用松枝铺在地面上,再铺一层苫布或是鹿皮,就成了他们的床。

敖鲁古雅猎民绝大部分信仰萨满教,他们认为“萨满”是人和神的联络人,能帮助他们与祖先神灵交往通话。猎民们在长时间猎不到动物、家人去世、治疗疾病等情况下,都会请萨满举行各类仪式。此时,萨满会跳起萨满舞,口中念念有词地与神灵沟通。包括族人在内,没有人知晓萨满究竟与神灵密语了些什么。令人不解的是,萨满教没有经典教义,没有共同创始人,没有庙宇,宗教活动也没有严格的程序。

敖鲁古雅猎民把熊作为了自己的图腾,甚至认为熊是自己的祖先。历史上,把动物作为图腾的人很多。如伏羲氏、女娲都是兽身人首、黄帝本身也是熊。那么敖鲁古雅猎民崇拜熊有什么表现呢?简单地说敖鲁古雅猎民虽说以狩猎为生,在古时却不猎熊。随着社会的发展,图腾观念的淡薄,生产工具的先进,才打破了不猎熊的禁忌。但在猎熊、吃肉、葬熊的过程中,直到现在仍不同程度地保存着禁忌和崇拜的残余

历史的脚步,永远要比我们的想象走得更为匆忙,敖鲁古雅猎人们的身影,在历史的风尘里和在城市的回忆里,随着时间的流逝,将会变得越来越模糊。直至有一天,我们谁也无法回忆,只能依赖于读一段关于敖鲁古雅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