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作品鉴赏分析之聂隐娘的极致美学与内容浅白
发布日期:2015-09-01         栏目: 鉴赏         编辑: 桂影       加入收藏



《刺客聂隐娘》终于公映,上映后的“聂隐娘”呈现出两极化:喜好者顶礼膜拜,不喜者破口骂娘。不过这是预料之中的,不值得惊讶。相反,电影形式上的高度风格化和核心浅白,才是实质上的问题。

图片1.jpg

电影《刺客聂隐娘》剧照

《刺客聂隐娘》将侯式美学发挥到极致。只是过分的简化,也破坏了某些个别处的正常行进。更重要的是电影的核心表达难以抽离出文本获得独立和永恒性,丧失了成为普世性伟大作品的可能。所以戛纳只给了侯孝贤最佳导演,认可其电影美学风格和掌镜能力。

侯式美学以镜头和表达的简约化为标志。《刺客聂隐娘》将这种美学风格发挥到了极致。中、全景别的刻意设置在演员和观众之间制造一种间离效果,为参与式的理解和体验预留出可能性的空间;大量与故事没有直接关联的水墨画式空镜,用白描手法在情节之间插入停顿,便于意绪得到充分蔓延。由此呈现出的“慢”,不可避免地会令人萌生困意。

任何伟大作品一定包含着能够上升为普世情怀的核心。因此,《刺客聂隐娘》就像是一个顽固老匠人执拗雕琢出的文玩把件,够传统,够精致,也可堪玩味,但文化性终究是局部的、形式的,距离可供沉淀的灵魂深层价值还差一步。

从这个角度上看,戛纳只给了侯孝贤最佳导演,而没有给最佳影片,是有道理的。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研究之用,严禁转载。
本网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地情影像网系信息发布平台,地情影像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